易读小说网
《过来跪下,求你个事[快穿]》

第 36 章 《我选做男主的小姑姑》

《过来跪下,求你个事[快穿]》小说免费阅读 ydxs8.com

天气很好, 圣殿里的自由神像下的喷泉在阳光下闪烁出一道彩虹。

林颂望着那道窄窄的彩虹出神。

皇甫敏跟他说了很多话,他没怎么听清。

他不得不陪着,因为是姑姑想要的, 但他有自由不说话。

皇甫敏似乎终于无趣了, 抬手将柳枝伸进喷泉下, 打断了那道彩虹:“这有什么好看的?”

彩虹消失, 变成一串水珠,像他短暂获得过的快乐。

“我听说过你不爱说话, 没想到你这么冷淡。”皇甫敏显露出了傲慢, “是因为你曾经在奴隶岛上留下的性格缺陷吗?”

她看着林颂,想从他冷冰冰的脸上看到其他表情, 哪怕愤怒也好, 反正他不能把她怎么样, 她已经足够友好了, 他却不识抬举。

可林颂还是冰冷的站在那里,很平淡的说:“是啊,所以皇甫小姐还是离我远点好。”

他低头看了一眼时间,仿佛确认一项任务到达时间, 转身就走。

皇甫敏丢下柳枝冷笑着说:“一个试验品在傲慢什么?你能进来圣殿, 就是为了给我欣赏。”

林颂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反驳, 因为没什么好反驳的, 她说的很对。

他不过是基因计划里的成功品,来到这里只是因为首相的女儿好奇。

生气吗?

不, 一年多以前他只是活在林家的老鼠,他根本不敢想自己有一天会来到圣殿,成为一名战士。

如果不是姑姑, 他现在活在哪里还不知道,姑姑有那么多的选择却选择了他,她为他带来一条崭新的、通向光明的捷径。

他要抓住这个机会,成为姑姑最不可或缺的伙伴,至于别人怎么想他毫不在意。

-----

办公室里的宋斐然低头看了一眼腕上的手环,林颂心率和情绪平静极了,他确实成熟了。

从圣殿离开,林颂就要和纪安一起飞回银海军驻地。

宋斐然去机场送他们,做测试一般和林颂说:“和皇甫小姐相处的愉快吗?你这个年纪也该多些同龄的朋友。”

林颂眉心蹙了蹙,直接说:“我不喜欢她,我不需要朋友。”

宋斐然再看手环,他心率快了起来。

她没再说话,唇角的笑意却很明显。

纪安开着车,在车镜里看到她和林颂的表情,他能看出斐然对林颂的回答很“满意”?

抵达了机场,天快黑透了。

纪安替斐然系上了大衣的扣子,抱住了她,温柔地抚摸她的背说:“回去注意安全,到了驻地我会给你发信息。”

他没说让她要回复他,他尽可能的不要求她,她已经很忙很累了,纪安希望他们的关系是令她放松的温柔港湾。

林颂就站在他旁边,就像等着被下一个拥抱似得。

“好,到家我会告诉你的。”宋斐然松开纪安,很自然的朝林颂伸了手。

他上前一步,弯腰紧紧抱住了她:“姑姑今晚有空吗?我训练结束后可以和你通话吗?”

宋斐然没有准确地答复他,只说到时候再说。

她确实还有些别的事。

-----

送走林颂和纪安,她就去了一趟林氏制药公司见林明君。

林明君着急见她,除了汇报工作进度外,还有家宴那一夜的事要告诉她。

但他没想到林颂已经原原本本告诉她了,有些意外:“没想到,林颂跟你关系好到这种程度。”

他知道林颂跟三妹亲,但是林家继承人确实是个巨大的诱惑,亲兄弟之间还争得头破血流,林颂居然一点不心动?拱手让给姑姑?

“这件事你就顺着老头子的意思。”宋斐然很大方地说:“他给你就要,林朝也该学着做生意了,林家这么大家业总要有自家人帮我打理。”她的心思要更多放在基因计划上。

林明君有些摸不透她的心思,“你就不怕我真拿了林家产业的一部分就跟你争?”

宋斐然笑了:“二哥,你未免太小看我了?我要是怕你跟我争就不会分军需生意给你做。我的性格你还不清楚吗?做我的盟友比做我的敌人幸运。”

林明君看着她,发自内心地点了点头,是,他很清楚自己争不过她,更清楚林家交在她手里才能更好,就像现在的林氏制药,除了她没人能做到这种地步了。

他当然不会蠢到去和她争,林朝更没那么大的野心。

“爸的病例要我去查一下吗?”林明君问:“我总觉得有点问题,他怎么会突然胰腺癌晚期?之前完全没听说他这方面有问题,别是假的。”

“不用,你把精力都放在厂子里。”宋斐然平淡地说:“他既然给自己选了死期,无论真假都不重要。”

林明君心里咯噔一下,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宋斐然不在意病历是真是假,他到时候死了正好省去她解释他的死因了。

他为自己选了个不错的死因。

晚上她到底是接了林颂的电话。

他在很安静的地方,语气听起来很开心,和她说训练的事情,又问她晚上吃了什么?

宋斐然有一搭没一搭回着,

冷不丁问:“我床头柜子上的东西你收拾哪儿了?”

林颂顿了一下,确实是他那晚收拾的,柜子上除了一些发夹、卡袋还有……安全用品。

他心里莫名不舒服,没答先问了一句:“姑姑要找什么东西?发夹、卡袋在梳妆台的抽屉里。”

故意没说那样东西。

他听见宋斐然笑了一声。

她就像故意戳穿了他阴暗的心思,直接问:“剩下那样东西放在哪个抽屉?”

林颂脸颊烧起来,喉咙里动了又动,才把话说出口:“最下面的抽屉里……姑姑找它吗?”他没好意思问出口,纪安没有回帝城,姑姑要那样东西做什么?

宋斐然却不回答他,而是说:“林颂,你成年后怎么别别扭扭的?有话不直问。”

林颂脸烫得更厉害了,他别别扭扭吗?他为什么要别别扭扭?

因为他不能问得出口,他没有资格问出口,他只是她的侄子而已,她和谁交往连三太太都不会多问,他如果多问她一定会生气。

可是他发疯的想知道,她的一切,平等的厌恶每一个和她在一起的男人。

“林颂,你心率那么快在想什么?”宋斐然忽然问。

林颂心头一跳,心虚地忙站了起来,说话也结巴了:“我、我在外跑步。”

“是吗?”她明明知道他在撒谎,可她还是说:“那你继续,跑完就去睡觉。”

她挂断了电话。

林颂站在无人的训练场上,心率难以平复下来,他脱下外套在闭灯的训练场上跑了一圈又一圈,脑子里却还是在想:她要去见谁?是纪安回去了?还是王卓?他甚至想去看看纪安还在不在驻地……

不可以,不可以。

他加快动作,跑得大汗淋漓才躺倒在昏暗的训练场上,胸口剧烈地起伏,满脑子全是她,全是那一夜他替她收拾的浴室、床单、睡着的她……

他不可控制地在脑子里的浴室中模拟纪安和她做的事,在恨意和自我厌弃中居然……生出不该有的念头。

不可以,林颂。

他翻身站起来,快步进入淋浴室,用凉水把自己里里外外浇透,迫使自己停止想念她。

------

宋斐然只是把那样东西放进了卡夹里,她习惯性带着。

她躺回床上,刚回了纪安的信息,就听见系统101突然说:“宿主,男主的好感度刷新了。”

刷新了?

任务界面在她眼前展开,她看见之前异常的男主好感度,现在变成了正常的——【99/100】。

哦?

现在吗?他突然“想通”了他的阴暗心思?剩下的百分之一呢?

宋斐然有些意外,又有些想笑,抬起手环看了一眼,他的心率快要突破临界点了,前所未有地高。

他在做什么?

她倒是很想看看他此时此刻的表情,他在这样的夜晚终于正视了自己阴暗的、病态的心思,他会是怎样一种表情?

会恐慌?会痛苦?还是平静地接受?

她重新点开了和他的对话,只要视频打过去他一定会接,无论他在做什么。

可是,现在还不行,她还有一场大戏等着上演,现在要是揭穿他这点阴暗的心思,就不好走剧情了。

纪安的信息回了过来:【闲下来了?想说说话吗?】

她给纪安打了过去。

纪安很快接起来,有些受宠若惊,听见她说:“想你了。”

纪安的心和身体都化了,柔下声音说:“我也很想你,斐然。”

“多想呢?”她问。

纪安唇角挂着笑意,心里酥酥麻麻:“每一秒都在想你,比你想象中更想你,如果你想我可以现在飞回去看你,来回八个小时,现在十点,我可以在七点前赶回来。”

她轻轻笑了,纪安知道她有时候只是想被他纵容而已,他愿意纵容她。

-----

宋斐然当然没有让他飞回来,她明天还有重要的事需要做,不想睡不好。

马上要开始第一轮帝国军队的基因强化了,她会忙的脚不沾地,所以在忙之前抽了一天时间处理一些事。

她照例飞去了南苏那边,夜里从南苏换游艇去了亚当的地盘。

这是虹岛那次后,她第一次过来,凌晨抵达,熟门熟路进去,刚一踏进亚当的办公室,他就扑了过来。

他的枪和宋斐然的枪同时顶住对方,只是一个在胸口,一个顶在肩膀。

“你还敢来?”亚当的枪抵在她肩膀上,咬牙切齿地说:“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你一个没接,居然还敢来找我做生意?”

宋斐然靠在门上,笑着看亚当还掉着的手臂,“居然还没好,看来是伤到骨头了。”她用枪口用力戳了戳他的胸口:“你该感谢我,我救了你一命,你该清楚林颂有多么想杀你。”

亚当不否认她救了他:“我也救了你,你以为我赶过去是为了谁?”

语气带着气恼,听起来却像是在抱怨。

“你自愿的。”她却还故意说:“我既没有找你救我,也不需要你救我啊。”

亚当气的发疯,盯着她恶毒的嘴唇,一腔怒火无处泄愤,枪

口轻轻蹭在她的唇上低声说:“这么软的嘴唇却说出这么让人伤心的话,你知道我冒着多大的危险赶过去吗?为了你我可是不惜背叛联盟军……”

“少说的那么情深义重。”她抬手握住了他的枪口,用力推开他说:“你本来就是两面三刀的奴隶商人,我可不信你对联盟叛军有多忠诚。”

亚当怀里空空,只剩下一点香味,既恨又无奈,回头看她:“至少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我对你说的话每个字都保真。”

宋斐然笑了,靠在他的办公桌上说:“背叛这个词我喜欢,就像你是我的奴隶。”

亚当看着她,难得今天她穿了裙子,膝盖以上是她收身的裙子,上衣是薄薄的中袖黑针织,黑发盘着,戴了金丝边眼镜,那么环臂看着他,带着一种轻蔑的上位者姿态。

漂亮的男男女女他见过无数,但从来没有一个人令他如此着迷,因为她聪明、嚣张、恶毒、永远以上位者玩味的眼神在审视他。

“你想要我做你的奴隶吗?”亚当握着枪走过去问。

而她轻蔑地说:“如果你跪下恳求我,我或许可以考虑给你一个机会。”

亚当像被踩在心上似的,上前站在她的双膝前,握枪的手撑在她腰侧的桌子上,俯身很近很近的看她:“哪里有人求着当奴隶的?”

他的气息飘在脸前,带着很淡的果香,和他这张脸多么地不符合。

就像他这个人,艳丽到糜烂的长相,没有过经验的身体,只吃凉的食物、凉的水,太热太冷不行。

宋斐然的目光从他的眼睛到他的嘴唇,不知道这张唇是不是凉的。

她好奇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他颤抖了一下,下意识动作居然是想躲开。

宋斐然顺手抓住了他的头发,手指插|在他的银发间用力往下扯了一下。

他被扯的仰头,吃痛的微微皱眉,想说什么,她突然低下头吻上了他的唇。

亚当脑子有一瞬的空白,感觉到她抓着他头发的手指在温柔的抚摸他的脑袋,电流从头皮到浑身,他甚至忘了呼吸,忘了怎么回应,只记得她的唇好软,她的手指绞着他的头发又痛又温柔……

他四肢百骸被电麻了一样根本站不住,呼吸声放大在他耳朵里,他神魂颠倒的抱紧她,浑身颤抖的想要更多。

可她微微用力抓着头发拉开了他的脸,贴在他脸前望着他,低低哑哑说:“有啊,你就是这么贱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

【www.ydxs8.com】

上一章 目录 停更举报 下一章
小说推荐: 在O与A中反复横跳 开局为神子献上名为“爱”的诅咒 从鱼 吃瓜吃到自己死讯 还有这种好事儿?[快穿] 跟全网黑亲弟在综艺摆烂爆红 年代文炮灰的海外亲戚回来了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风月无情道 强者是怎样炼成的 六零之走失的妹妹回来了 被皇帝偷看心声日志后 姐姐好凶[七零] 肉骨樊笼 动物世界四处流传我的传说[快穿] 草原牧医[六零] 龙凤猪旅行团 生活玩家,但战力爆表 大瑛弟国 纯白恶魔 秋燥 清穿之种地日常 兼职保镖 第一诡异拆迁办 无所谓,我会发疯(快穿) 七零大佬的娇气美人重生了 穿成全A军校唯一的普通女生 这里就我一个普通人吗?! 扮演大佬弟弟后他死遁了 外向幼崽内向舅慢综搞笑爆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