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过来跪下,求你个事[快穿]》

第 35 章 《我选做男主的小姑姑》

《过来跪下,求你个事[快穿]》小说免费阅读 ydxs8.com

林颂推门而出, 下了楼也没和一屋子人说话,取了自己的外套径直要往外走。

林明昭迎上他,张口要和他说什么,他却冷冰冰一个眼神扫过, 拨开他大步跨出了正厅。

白生了这个白眼狼!

林明昭虽然生气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和他闹僵, 马上给妻子温书玉使眼色,拿了伞硬塞进妻子手里说:“去给你儿子送伞。”

他的眼神压下来让温书玉胸口发闷, 她当然知道他的意思, 老爷子早就找她谈过话了,就是要她讨好小颂, 明里暗里的对她施压。

她没有办法拿着伞快步追了出去:“小颂。”

雨小了一些,林颂没打伞的要走下回廊, 她追过去给他撑开了伞,“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今晚不如就留在老宅,或者回家住吧。”

林颂停住脚步看向自己的母亲, 她很努力地替他撑着伞,撑出温柔的笑容, 可这份努力看起来那么地尴尬,像是一个不熟的人用很烂的演技在“讨好”他。

她也这样对待她另一个儿子林越吗?

不是的,林颂记得林越有很多母亲给他拍的影片, 记得林越说母亲会接送他上下学,记得林家人在玩笑时说过林越四岁多了还缠着要和母亲一起睡……

这些他都没有过, 似乎他出生后母亲就郁郁不乐, 对他不冷不淡。

所以母亲在知道林越把他弄丢的时候,有没有怪责林越?有没有追问林越到底把他带去了哪里?有没有哪怕一次让林越把他找回来?

哪怕现在母亲像三太太一样问一问,他这一年在军校过得好吗?

他都会比现在好受些。

“不用了。”林颂不想再说什么, 他知道不会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只会让他更恨而已,他低头走进大雨里,走到车边。

“小颂。”温书玉又跟了两步,尽力地和他说:“你爷爷是真的希望你能留在老宅住……”

林颂拉开车门的手紧了紧,回头看两步外的温书玉:“我看起来很蠢吗?”

温书玉要替他撑伞的手愣在那里。

“还是你和他们一样认为我是当初那个刚被救回来的结巴,只要给我点好脸色,一点甜头我就会感恩戴德的任凭你们摆布?”林颂在大雨里觉得难过:“妈妈,你有没有真的关心我想要什么?”

温书玉已经不记得上一次他叫妈妈是什么时候了,她觉得陌生,觉得不敢应他,只敢哀求一般说:“小颂你可以告诉我,我们一家人可以好好谈,我知道我亏欠你很多,但我可以尽量弥补……”

林颂“砰”地关上了车门,在大雨里朝她走近一步。

如今的林颂比她高出那么多,看不清的面庞生出令人害怕的压迫感,温书玉不自觉的想往后退,却听见他冷冰冰说:“我想要林越死,你可以弥补我吗?”

温书玉浑身僵冷的后退,握着伞的手指冷的发颤,他脸上看不出一丝玩笑的笑容,那么冰冷,那么坚定。

他……一直在怨恨小越把他弄丢了……

大雨里,他嘲讽地笑了一下,转身拉开车门上了车。

车子呼啸地从温书玉身边开过去,溅起一地的水,飞快地驶出了林家老宅。

温书玉冷的几乎拿不住伞。

------

深蓝色的车子疾驶过雨夜。

林颂将车子开得飞快,他感到畅快,在对温书玉说出那句话时,在看到温书玉惧怕的眼神时,他无比痛快。

多么好笑,他的母亲难道以为他想要是什么林家家产?什么合家和睦?什么关爱和看得起吗?

不,他早就不需要这些了,他要他们死。

他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恶意,更不想玩什么手段,他就是要所有人怕他,全世界他只需要一个人接纳。

而这个人早就完整地接纳了残缺不堪的他。

腕上的手环仍然没有亮起来。

她睡着了吗?是太累还是不舒服?

林颂将三十多分钟的路开了二十分就到了绿岛别墅。

别墅里,只亮着几盏灯。

他抬头先看向她的卧室,灯光透出来,她还没有睡?那是不舒服吗?

三太太似乎不在家,正厅里很安静,连王姨也收拾好去睡了。

林颂放轻脚步,几步就上了楼,正走到姑姑的卧室门口,就有人在走廊尽头低声叫了他。

“林颂少爷。”是王卓。

王卓朝林颂微微点头,更低声地说:“三小姐和纪上将在房间里。”

林颂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眉头皱紧,他只觉得“纪上将”三个字雷一样砸过他的耳朵,心里一股无名火瞬间就涌上了脑子,纪安为什么还在?纪安为什么在姑姑的房间里?她们在做什么?

是纪安摘了姑姑的手环?为什么?她们做什么要摘掉手环?

纪安有什么资格摘掉姑姑的手环?

他就站在门口,推门就可以进去,可是他知道姑姑一定会生气。

走廊尽头的王卓看他很久都没有动,疑惑的以为他没听清,想走过来再和他说清楚。

林颂忽然转身离开,径直走进他曾经的卧室,将门“砰”的猛力关上。

声音

很大,王卓停下脚步不是太明白,林颂少爷生气了?生什么气?

-----

昏暗的卧室里,林颂没有开灯。

他坐在床边低头看着手环,手指无意识地抠着自己的手指,意外吗?他不该意外,姑姑早就和纪安在一起了,他一直知道的。

可是……姑姑怎么能把他带回家?让他留在她的卧室里?她不是不喜欢和别人共用洗手间和个人用品吗?她怎么会允许纪安使用她的浴室、她的床?

姑姑是不是会嫁给纪安?允许纪安和纪令音也搬进绿岛别墅?以后每一天他都要和纪安共享姑姑的时间吗?

林颂脑子无法控制的想着纪安和姑姑会做的事,他被怒火烧的分不清自己是一种什么感觉。

只觉得时间一秒一分过得那么慢,快要十点了,纪安还是没有走。

他连一秒钟也无法再等下去,拿起手机给姑姑发了信息——

-----

手机在床边的地毯上震了好几下。

每当纪安以为是几条信息的时候,手机就又震几下,斐然从他怀里起身去够掉下地上的手机,纪安又抱住了她:“我来吧,你躺下就好。”

纪安抱着她,伸手捞起了手机,不小心就看见屏幕上【林颂】的名字,未读信息【14】。

是什么急事吗?

他把手机递给斐然。

宋斐然划拉手机的瞬间林颂的信息又挤进来一条、两条、三条……

满屏幕全是林颂发的信息——

林颂:【姑姑睡了吗?】

林颂:【纪安还不走吗?】

林颂:【我有很多事要报备。】

林颂:【爷爷找我谈话了。】

林颂:【我录了音,姑姑要听吗?】

林颂:【林玉章说他要死了。】

林颂:【他要把家产给我和林明君一家。】

林颂:【我回来了。】

林颂:【外面下的雨很大。】

林颂:【我忘了拿伞。】

林颂:【姑姑。】

林颂:【我明天下午六点半就要返回驻地了。】

林颂:【姑姑睡着了?】

林颂:【姑姑看看手机。】

林颂:【姑姑】

林颂:【姑姑我可以打电话给你吗?】

…………

宋斐然来不及看完就有新的信息挤进来,他像个快要崩溃、病态的可怜鬼,仿佛下一秒她不回应他就会死掉。

“是林颂吗?”纪安抚摸着她的头发问:“他找你有要紧事?”如果不是有要紧事,这么连环的信息是不是有些……过激?

“是有些事。”宋斐然按掉手机,起身亲了他一口:“你该走了,一会儿我妈妈也该回来了,别让她发现你。”

纪安还没来得及细品这个吻她就已经下了床,拿了一件新的睡衣睡袍穿上,一副有事要见林颂的样子。

真的有种色易熏心之后就赶他走。

他很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过去又抱住她,低下头用下巴蹭她的肩膀哑声问:“斐然,你希望我什么时候求婚?”

他忍了很久还是迫不及待想要个答复,只要一个期限他就可以等。

宋斐然想了一下才回答:“宋庭才葬礼,过阵子吧。”她回过头抱住他的脖子:“我们现在这样不好吗?”

纪安哑然,捧着她的脸说:“不好,斐然我想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想让你的母亲也认同我和你在一起。”他顿了一下又说:“斐然,军需生意的股权我可以把我个人的都给你。”

虽然他很不想用这个来交换她嫁给他,但他忍不住给这段感情加码,因为他开始没有信心,不确定和他结婚对她有没有诱惑力。

宋斐然笑了一下,手指点点他的胸口说:“我考虑一下吧。”

纪安叹着气又亲她一下:“别考虑太久好吗?”

他到底是穿好了衣服,离开她的卧室。

-----

林颂听见卧室的关门声,站了起来,纪安走了吗?

他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宋斐然回应了他。

姑姑:【进来。】

只要两个字他立刻感到可以呼吸了,他快步走出房门,看见走廊里纪安的背影,纪安衬衫上似乎还有水渍。

他也该死。

林颂推门进入姑姑的卧室。

正要下楼梯的纪安顿住脚步,他回头看过去,心里的那些微妙感越来越强烈,林颂已经十九了,哪怕是亲侄子也该避讳一些,这么晚进入她的卧室……

纪安皱着眉下楼上了车,又发信息给特别行动队的指导员,要了林颂的全部精神检测,他完全合格,没有任何异常反应,就好像他从前的PTSD完全好了。

甚至是第一次实战他击杀叛军副统帅时,他的精神也稳定至极。

他的精神波动反而在击杀了叛军之后那几分钟里,心率迅速的上升,精神也出现亢奋状态。

那几分钟应该是林颂解救了斐然?

纪安一面觉得救下自己的亲人精神波动很正常,一面又觉得林颂在首次击杀叛军时精神未免太稳定了,这应该是他第一次杀人,其他特别行动队的战士都在首杀之

后出现了正常范围的精神波动。

或许是因为林颂经历过奴隶岛上可怕的事,杀人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纪安为林颂解释,可是……他担心林颂的PTSD并没有好,而是转化成了另一种认知障碍,比如过度依赖斐然,对她出现过激行为……

-----

什么味道?

林颂站在卧室里,闻到姑姑的香气中交杂着其他令人讨厌的气味,那气味是粘稠的暧昧的,不属于姑姑的。

地上有很多水痕,像是谁湿脚从浴室里走出来走到了床边,连床单都弄湿了。

姑姑的衣服丢在沙发上也是湿淋淋。

这让林颂感到极度焦虑,已经不只是怒火,生理上无法自控的焦躁,为什么要弄得这么乱?

姑姑在浴室里。

林颂弯腰将沙发上的湿衣服一件件拿起来,姑姑的鞋子放好,地上凌乱的东西一样样捡起归位,抽了无数的纸巾蹲在地上去擦水痕。

“林颂?”宋斐然洗完手走出来就看见蹲在地上擦地板的林颂:“你在干什么?”

林颂抖了一下,就见她朝自己走了过来,穿着拖鞋的脚停在他眼前,黑色的真丝睡裙裙摆动荡。

他抬起头,看见她那张素白的脸,明亮的眼。

只要看见她,他挤满身体的所有情绪就一瞬安静下来,他的怒火变成酸涩,焦虑变成无措。

“你的信息那么吵,就是为了进来给我擦地板?”她笑着从他眼前走开,并没有丝毫怪责他过激的信息行为。

林颂忽然感到很安全,他的一切过激行为在她眼里都没有什么。

“说吧。”宋斐然坐到了沙发上喝了一口水,让他过来:“你爷爷今晚和你说什么?”

林颂过去站在沙发边,她仰着头望他,漂亮的脸展露无遗,那一瞬让林颂感到一种强烈的冲动——他很想碰到她。

所以他单膝跪下伸手抱住了她,将自己的脸颊贴在她温暖的膝盖上,喉头发哑的说:“姑姑,外面下了很大的雨。”

宋斐然看着膝上的林颂,他黑发和衬衫还有些微湿,背肌在衬衫下要透出来了。

她伸手轻轻拨了拨他潮湿的头发,“怎么又忘了带把伞?”手掌落在他的背上,感觉到他的战栗,“冷不冷?”

林颂闭着眼感受到她掌心那一点点的温度,只是这样就快要哭了。

姑姑关心他,她知道他想要什么,她永远会给他。

“不着急说,先去洗个澡林颂。”宋斐然安抚着颤抖的可怜鬼:“不然该感冒了。”

不,他不想走。

林颂抱着她的双膝,一秒钟也不想离开她,他拥有她的时间那么少,或许明天她又会和纪安在一起。

“我录了音姑姑。”他像个迫切邀功的下属,将手机递给她,一五一十地和她说:林玉章得了胰腺癌,活不了半年了。

宋斐然用她的生日解开了林颂的手机,他的屏保是她的照片,他的信息置顶是她,他的聊天记录里只有和她的对话。

他甚至备份了她们的聊天记录,收藏了很多纪令音朋友圈里发过的她的照片。

像个疯狂的暗恋者。

可他并不知道,这些疯狂来自于什么样的感情。

宋斐然点开了那段录音,听见了林玉章和林颂的谈话,听到林玉章说把林氏制药交给林颂的时候忍不住笑了。

天啊,林玉章居然选择了一条和原剧情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

【www.ydxs8.com】

上一章 目录 停更举报 下一章
小说推荐: 在O与A中反复横跳 开局为神子献上名为“爱”的诅咒 从鱼 吃瓜吃到自己死讯 还有这种好事儿?[快穿] 跟全网黑亲弟在综艺摆烂爆红 年代文炮灰的海外亲戚回来了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风月无情道 强者是怎样炼成的 六零之走失的妹妹回来了 被皇帝偷看心声日志后 姐姐好凶[七零] 肉骨樊笼 动物世界四处流传我的传说[快穿] 草原牧医[六零] 龙凤猪旅行团 生活玩家,但战力爆表 大瑛弟国 纯白恶魔 秋燥 清穿之种地日常 兼职保镖 第一诡异拆迁办 无所谓,我会发疯(快穿) 七零大佬的娇气美人重生了 穿成全A军校唯一的普通女生 这里就我一个普通人吗?! 扮演大佬弟弟后他死遁了 外向幼崽内向舅慢综搞笑爆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