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过来跪下,求你个事[快穿]》

第 40 章 《我选做男主的小姑姑》

《过来跪下,求你个事[快穿]》小说免费阅读 ydxs8.com

“你在说什么?”林明昭惊愣的问宋斐然, 他快步走过去看着妻子,又看宋斐然:“你恶毒到要造谣自己家人吗!”

宋斐然看着他,从他脸上看出男人那点岌岌可危的自尊, 明明他听懂了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他不敢信也不愿意信,因为这是对他身为男人巨大的打击。

她最擅长的就是摧毁男人。

“大哥这么吃惊做什么?林家从老到小谁不在外乱搞啊?你现在老实是因为你身体不行了, 怎么你可以,大嫂不可以?”宋斐然笑着对王卓伸出了手。

王卓递上来一份报告。

“林斐然!”林明昭浑身发抖的想杀了她, 想和她同归于尽。

但她将手里的那份纸质报告抽在他脸上, 无比嚣张地说:“你该惊讶的不是你老婆有情妇, 而是这个, 蠢货。”

“斐然不要这样!”温书玉濒死挣扎一般去抢夺那份报告。

林明昭却先一把抓住报告——那是一份亲子鉴定报告,上面的鉴定人是林颂……和董龙。

他看见上面赫然写着鉴定结果——血缘父子关系。

这几个字他仿佛不认识一般, 脑子里“轰”一声眼前发黑看不清字。

有人冲过来一把夺走了他手里的报告。

是林颂, 他手指冰冷的仔细看着那份报告,那是他和陌生男人的亲子鉴定,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鉴定,如果换其他任何人哪来他都不会信, 可是这是姑姑带来的。

这个世界上姑姑掌握着他所有的信息,他身体所有的监测……她轻而易举就可以得到他的一切去做鉴定。

是他把这些全部交给了姑姑, 是他自己完完全全信任姑姑,从不设防……

这份鉴定报告是两周前做的, 上一周出的结果,而眼前这个叫董龙的男人也一定是姑姑早就去调查的。

那么姑姑……早就知道他是个野种对不对?

多早?早在那一夜他告诉姑姑林玉章想要让他继承林家?

那一夜姑姑笑着让他答应, 说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爸把林家交给林颂是吧?”宋斐然抽走林颂手里的鉴定报告转身丢在了林玉章的眼前:“那我们就要恭喜董龙了,从今天起他就是林家董事长的父亲了。”

林玉章拿过那张鉴定报告的手在发抖,他看出鉴定的机构, 看日期,看每一项,心脏一阵阵抽痛:“假的,你想要拿假的来糊弄我……”

“爸要是不信我,就问问你最疼爱的孙子林越。”宋斐然看向林越:“当初林越为什么会把才六岁的林颂弄丢?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了林颂不是林家的孩子,是他妈妈和司机偷情生下来的野种。”

野种两个字那么有分量的刺痛所有人,也刺痛了林颂,他甚至不敢去看姑姑此时此刻的脸,她一直……在利用他这个野种对不对?

“对吗林越?”宋斐然却没有停下来,她像个冷心冷血的掌权者,压迫着所有人:“小越,告诉你爷爷。”

林越看着崩溃的母亲,嘴唇颤抖的流下泪来。

林玉章扶着桌子情绪激动的站起来盯着林越:“小越……你也知道?你也早就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他颤抖的手指着宋斐然,指着林颂:“他……林颂是你妈妈跟司机生下来的野种?他不是林家人?”

林越紧紧抿着嘴不说话,却是默认了。

林玉章抓着绞痛的胸口跌回椅子里,愤怒又颤抖的呵斥:“你居然知道却一直瞒着我……林颂不是林家人……林颂……”

宋斐然慢慢走到他身边,将他的办公椅转过来面向自己:“爸不问问我什么时候知道的吗?”

林玉章盯着她嘴唇发紫,颤抖着说不出话。

“从你盘算着把林家交给林颂开始,我就知道。”宋斐然充满恶意地笑了:“你不知道我忍得有多辛苦,我就是在等你把合同走完,把林家拱手交给林颂。”

“我太想知道,你这样防备着自己的女儿,算计来算计去,要是知道自己居然把林家产业交给了一个陌生司机的儿子会怎么样?”宋斐然居高临下地欣赏着他的崩溃、绝望、濒死的表情:“这太有趣了,不是吗?”

“你……”林玉章死死抓住了她的手腕,仿佛从喉咙里抠出一句话:“你害林家落进别人手里……对你有什么好处?”

“怎么是我害的呢?是你亲自写的合同。”宋斐然低头轻飘飘说:“我可以不要林家产业,但你要是算计我,那就毁掉算了。”

林玉章气得感觉血涌在喉咙里,心脏痛得呼吸不过来。

宋斐然甩开他的手说:“二哥,明天把董事长旁边的办公室收拾出来,给董龙老先生,毕竟这公司马上就要是他儿子的了,说不定要改姓董呢。”

林明君脸色也很难看,一个字不说的站在那里。

林玉章突然挣扎着从椅子上摔了下去,死死抓着胸口昏了过去。

“爸!”林明昭和林明君慌忙跑过去,扶起他发现林玉章还在发抖却没呼吸了。

“快快叫救护车!”林明昭大喊。

伸手要去抓地上掉落的手机,宋斐然抬脚踩了住。

王卓就站在门口,门神一样守着那扇门。

林明昭痛哭起来大喊说:“林斐然他好歹把你养大!你要他死吗!他快死了!叫救护车啊!”

宋斐然却站在那里冷冷的扫视着他们,没有一丝怜悯之意,她就是要他死。

“三妹!”林明君拉住她的手臂,低声说:“他真死在这儿咱们也会受影响。”他的手机落在研究基地了。

宋斐然想说什么,抬眼看见了玻璃门外着急赶来的纪安,她先一步飞了回来,纪安估计才从机场赶回来。

门从里面锁着,他在外面进不来,一双眼担心地望着她。

她抬起了脚。

温书玉还趴在地上哭,董龙想趁乱去扶起她,却被她歇斯底里的推开:“滚开!你为什么要出现!你为什么要害我害自己的儿子!”

董龙僵站在那里喉咙发苦,知道解释再多也没用,“对不起……”他的老母亲在宋斐然手里,他不能不来。

林颂一直没有动,没有说话,他只有手指在发抖。

“姑姑……为什么要这样?”林越去扶母亲,绝望地落着泪:“妈妈她没有针对过你……为什么你一定要当众这样羞辱她?你会逼死她……”

“逼死她?”宋斐然看温书玉,“被当物品去联姻没有逼死她,自己的小儿子被大儿子卖到奴隶岛没有逼死她,小儿子不人不鬼的被救回来被舌头断了没有逼死她,我几句话就逼死她了?”

她讥讽的笑出声:“人类在打破基因枷锁进化,有些人却还为了贞操妇道要死要活。”她看也不想再看温书玉:“而她的儿子是她妇道的捍卫者,发现她偷情生下同母异父的孩子就想尽办法除掉这个孩子,事情败露就觉得她非死不可,逼死的不是我,是她的父亲、丈夫、儿子。”

温书玉惊愣愣地呆坐在了那里。

玻璃门外,纪安试图开了开门,没打开。

林明君和林明昭在给老东西做心脏复苏。

救护车应该要十几分钟后才到。

宋斐然抬脚朝门口走去,一直沉默的林颂突然快步迎上了她,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紧得要命。

系统101忙提醒她:[宿主,男主黑化值迅速上涨,现在是百分之八十……]

林颂抬手“咔哒”一声将办公室里所有百叶窗帘门帘全部关上。

电动窗帘发出嗡嗡声下降关闭,办公室陷入一片昏暗。

[百分之九十……]101马上说:“宿主要小心……”

没等它说完,林颂突然掏出枪“砰”一声射穿了董龙的胸口。

宋斐然心头一跳,在尖叫声中听见101说:“黑化值百分百!宿主小心!”

董龙倒在地上,林颂抓着她的手臂再次抬枪指向林越。

宋斐然立刻抓住他的手腕推开了枪。

“砰”的枪声击穿了沙发。

王卓立刻要过来,却被宋斐然止住。

“林颂。”宋斐然紧紧抓着林颂颤抖的手腕低声说:“不要在我的办公室杀人,你现在是大校,发疯也要适可而止。”

林颂黑洞洞的眼睛里是血丝,没有泪水,死死的抓紧她的手臂,一字字说:“杀了他们,今天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他还是她的侄子,他不是野种。

他真的疯了。

宋斐然感觉他的手指快要抓进她的肉里,她快要压不住他再次抬起枪的手。

尖叫声那么的吵。

宋斐然抬手一耳光扇在林颂脸上,他没有躲,只是被打的偏了偏脸,她又一耳光重重打在他脸上。

这一下他卸了身上的所有力气,垂下握枪的手,抓着她的手只剩下发抖。

“冷静了吗?”宋斐然手掌打的发麻,压低声音对他说:“我给你强化,送你到今天大校的位置,不是让你跟我发疯。”

她看见林颂被打落的眼泪,他仍然在发抖,脖子上青筋暴起,扭过头来同样盯着她,又低又绝望地问她:“我不够听话吗?我对你,做的不够好吗?”

他擒住她的双臂,眼睛里的血丝快要布满,“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你早知道我是野种,为什么不告诉我?因为我不够听话吗?”

她可以告诉他的,他做她的工具做得不够好吗?他被她利用从来没有过怨言,他对她那么那么的信任。

一直以为他都以为他和别人不一样,他和她有割不断的血脉亲情,他是她的亲人她的侄子,他和宋庭和纪安,和那些棋子踏脚石不一样的。

她是他的姑姑,他名正言顺住在绿岛,和她紧密相连。

他对世界的安全感完完全全来自于她,因为他觉得哪怕天塌地陷,所有人丢弃他,姑姑也不会丢弃他。

她会接纳他的缺陷、阴暗,安抚他的无助和眼泪,因为她们是至亲。

哪怕她和纪安结婚,他也可以理所当然地留在绿岛,留在她身边,因为丈夫可以离婚可以死,可他和她是一家人,是亲人,是血脉和血脉想通的。

可是突然之间,她亲手割断了这道血脉相连的“安全绳”。

找来他的亲生父亲,做了亲子鉴定……在他最信任她的时刻,猝不及防地告诉所有人,他是个野种。

原来他和其他踏脚石没有什么不同,他还能用什么身份留在绿岛?

纪安都可以把他赶出绿岛,他不过是个野种。

而她早就知道他是个野种,甚至计划了利用他野种的身份达到她想要的效果。

明明他那么听话,他愿意配合她去做一切事,他可以把所有东西都乖乖给她。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告诉他呢?

是因为有趣吗?当众揭穿他的野种很有趣,用他下贱的身份击溃所有林家人很有趣……

那么她有没有想过,他也是个人,会痛苦的人,会被她一起击溃?

林颂忽然之间明白了,为什么当初林越会把他故意弄丢,因为他是个野种啊,他根本不是林越的亲弟弟。

现在姑姑也要这么对他了是吗?她也要丢弃他。

他无知觉地流下眼泪,试图从姑姑脸上看到一点点,一点点心痛。

可是没有。

姑姑看着他说:“早点告诉你,和晚点告诉你有区别吗?”

就像在说,反正他都是野种。

他喉咙里干哑,哀求地说:“至少……会让我好受点。”

而她轻轻蹙蹙眉说:“林颂,成熟点。”

林颂的心像被她踩成了粉末,他在这一刻无比确定,他的感受根本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突然之间他像是回到了奴隶岛,世界上没有人在意他的死活,没有人会把他当成人来对待。

外面的玻璃门被砸了两下,发出很大的声音。

宋斐然迅速的甩开了他的手,卸走了他的枪放回他的西服外套下,上前吩咐王卓:“看董龙死了没有,不能让他死。”又和所有人说:“是董龙抢林颂的枪在先。”

“姑姑不要费心了。”林颂垂下了头,抬手慢慢把脸上的泪擦干,“我会解释清楚,不会给你添麻烦。”

他没有停留,跨步掀开门帘拉开了快要被砸碎的玻璃门。

门外的纪安看见他先是一顿,然后他交出配枪说:“我会在驻地接受处罚。”

他拨开纪安头也没回地走了。

宋斐然站在原地,却也没有多生气,因为如果是她,她一定会杀了现场的所有人。

林颂黑化值满格状态下,也停下了手。

她只要确定还在掌控内就可以“纵容”他的一点脾气。

“斐然!”纪安进来三两步到她跟前,先问她:“你有没有事?”

显而易见,她好极了。

-------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林玉章和董龙一起被送去了医院。

纪安也在警察那边报备了林颂开枪的事,这是一件违反军队纪律,非常严重的事。

但好在,董龙没有伤及性命,他下手术台之后说:是他一时情急去抢林颂的枪,导致的走火,不是林颂开的枪。

办公室的监控早就被关了。

在现场的其他林家人,除了还在抢救的林玉章和快疯了似的林明昭,其他人也这样说。

如果是董龙抢枪导致的走火,那林颂就只是保管配枪不力。

林颂直属首相管理,纪安不是他的长官,所以对于林颂的处分还是要看首相。

纪安陪着宋斐然在医院里,他从董龙的口供那里大概得知了,今天在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似乎是……林颂并非林明昭亲生,而是董龙的儿子,斐然找来董龙在今天揭穿了此事,林玉章气得突发心脏病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

【www.ydxs8.com】

上一章 目录 停更举报 下一章
小说推荐: 在O与A中反复横跳 开局为神子献上名为“爱”的诅咒 从鱼 吃瓜吃到自己死讯 还有这种好事儿?[快穿] 跟全网黑亲弟在综艺摆烂爆红 年代文炮灰的海外亲戚回来了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风月无情道 强者是怎样炼成的 六零之走失的妹妹回来了 被皇帝偷看心声日志后 姐姐好凶[七零] 肉骨樊笼 动物世界四处流传我的传说[快穿] 草原牧医[六零] 龙凤猪旅行团 生活玩家,但战力爆表 大瑛弟国 纯白恶魔 秋燥 清穿之种地日常 兼职保镖 第一诡异拆迁办 无所谓,我会发疯(快穿) 七零大佬的娇气美人重生了 穿成全A军校唯一的普通女生 这里就我一个普通人吗?! 扮演大佬弟弟后他死遁了 外向幼崽内向舅慢综搞笑爆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