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过来跪下,求你个事[快穿]》

2. 《我选做男主的小姑姑》

《过来跪下,求你个事[快穿]》小说免费阅读 ydxs8.com

老大林明昭办事倒是快,中午就安排好派人来接她。

虽然他没亲自来,但来的是他的大儿子林越,也是男主林颂的哥哥。

林越一进病房就笑眯眯地叫她:“小姑姑。”还捧了一大束花送给她,解释说:“我爸是真的有个要紧的会来不了,你看我来当你的司机接你够格吗?”

林越也就比林斐然小几个月,算是一起长大的玩伴,只是他这个人看起来对谁都友善、面面俱到,却又做得出把亲弟弟“不小心”弄丢,导致年幼的林颂流落在荒芜星当奴隶、割舌头。

他对林斐然有多少真亲情就未可知了。

花团锦簇捧到宋斐然跟前,他又小心抬起她的手腕看,眉头蹙着:“我在外地听说你割腕还以为是做做样子吓唬爷爷,没想到你来真的,吓得我连夜赶回来。”

他抬起眼看宋斐然,那双眼睛是琥珀色的,“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你傻不傻啊。”

“你连夜回来也没见你来医院看我。”宋斐然把手抽回来:“少说锦上添花的话。”

林越皱着眉说:“小姑姑这可冤枉我了,我回来就马上去求爷爷让他准许我来看你。”

“他不准许你就不敢来,也就这么一丁点亲情。”宋斐然讥讽他。

他反倒笑了,“爸说你受了刺激人怪怪的,我还以为是说笑,看来是真的。”

见戴雪扶着她下床,要给她披上大衣,林越上前接过去说:“我来吧。”

他亲自给这个小姑姑披上大衣,又看她一眼,她苍白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确实有一点不一样了,从前她只要一见他就像是见到唯一的同类,眼睛发亮的来找他,但现在她看也不看他。

----

绿岛在帝都外环的绿湖旁,整个小岛都是林家的别墅区,风景优美但距离市中心有些远,所以林家人不常住,林斐然18岁的时候,老爷子送给了她。

林斐然也不常住在这里,平日里都跟着母亲一起住在市中心的林家老宅,和林老爷子住在一起,老宅旁边就是大哥和二哥的别墅区。

上了车去绿岛别墅的路上,戴雪又客气的问林越,老爷子气消了些没?

她想着晚上回老宅那边亲自下厨给老爷子做几道菜,劝一劝,再带女儿去道个歉,好歹把监视女儿的保镖先撤了。

林越还没回答,宋斐然就对戴雪说:“别管他,不用回去道歉,今晚和我留在绿岛。”

林越在车镜里看她,“真不回去道歉?爷爷气得一天没好好吃东西。”

车镜里的宋斐然笑了:“饿一天死不了人。”林老登可是活到了原文最后,他两个儿子都被男主搞死了,他还活着呢。

林越哑然。

戴雪忙说:“别说气话。”

宋斐然吹着车窗外的风,心情舒畅,胃口大好。

车子开过一片浩瀚的湖,夕阳将湖面照得波光粼粼,穿过湖就是绿岛别墅。

一路开进别墅,车子停在大庭院里,宋斐然推开车门刚下车就看见了,正厅里一个男生坐在长桌前,似乎在写作业。

101冒头说:“宿主,那是男主,鉴于男主未成年不可攻略,在他成年之前不会显示好感度。”

那就是16岁的男主林颂。

宋斐然边走边朝明亮的大厅看过去。

正厅里悬挂着一盏鎏金片组成的瀑布吊灯,灯光映照在巨大的落地窗上如同一闪闪的碎金湖畔,外面是浩渺的绿湖,里面是白色的长桌,林颂就坐在长桌的一头认真地在写作业,长桌上摆着银色的烛台和鲜花,八人坐的长桌把他衬得单薄又伶仃。

门在她的面前自动打开。

林越扶着她和戴雪进去,看见长桌前的男生惊讶地问:“小颂?你怎么在这里?”

林颂如同惊弓之鸟回过头看见了她们,黑色的头发还有些湿,盖在眼睑上,似乎刚洗过澡穿着T恤和黑色睡裤。

他抬手把黑发下的耳机摘了下来,目光定在林越和宋斐然的身上,拿着笔的手指紧了紧。

阿姨从厨房跑出来,边擦手边解释说:“太太、三小姐、越少爷,林颂少爷几天前就请示了老爷子暂时借住在这里,这里离他的学校近一些。”

林越这两周都在外地出差没回来,不知道林颂从家里搬到来了这儿。

至于林斐然,她闹着拒婚闹了快半个月,根本没心思管别的,也不清楚这件事。

现在的林颂就像林家不起眼的小老鼠,无人在意,而他也正是希望不被人注意到才搬来这里,没想到林斐然会突然出现,还是和林越一起。

戴雪忙着给女儿炖补品,和林颂点了点头就去厨房帮阿姨炖汤。

林越扶着宋斐然坐在了下沉式沙发上,问缄默的林颂:“怎么搬来这儿也不跟哥说一声?”又说:“这是斐然姑姑,你见过的。”

林颂已经被救回林家快一年了,只是这期间他住院治疗断舌大半年,出院之后也很少见人、跟人说话,只在老宅里见过两次林斐然,却没有说过一次话。

林越示意他过来打招呼,他从长桌前站起来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耳机。

宋斐然目光扫过他手臂上的伤痕,大多数是鞭子留下的疤痕,还有一些烟头的烫伤。

他在她的目光下愈发局促,将手臂悄悄背到了身后,低着头把眼睛藏在睫毛后,过了十几秒才硬邦邦叫了一句:“姑姑。”

宋斐然靠在沙发里笑了一下,做长辈就是爽啊,哪怕是日后杀兄杀父,夺权林老登成为林家掌权人只手遮天的暴徒男主现在也得乖乖叫她姑姑。

“嗯,你要住在我这儿?”宋斐然问他。

林颂还是低着头,“嗯”了一声。

“嗯是什么意思?”宋斐然故意说:“回答是或者不是。”

林颂握着耳机的手指更紧了。

林越笑着说:“小姑姑你就别逗他了,他舌头做了小手术修复,虽然恢复好了但说话还有些障碍,需要慢慢练习恢复,所以他不爱说话,怕被笑话。”

宋斐然抬头看林越,你小子就继续茶言茶语的贬男主吧,以后枪子吃个够:“你不是很忙吗?回去给你爸复命吧。”

“这就赶我走了?我还想留下陪小姑姑吃顿饭呢。”林越并没有想走的意思,俯身要坐在她的旁边。

宋斐然在他小腿上踢了一脚:“赶紧走,我累得很。”不想跟没必要的配角对话。

林越看着自己的小腿愣了一下,她脚上穿着医院的一次性拖鞋,白的能看见蓝紫色的血管……这一脚还挺重。

“王姨送客。”宋斐然下逐客令,这个世界自由度高的让人舒坦,她一点也没有维持原主人设的意思。

林越无奈地笑了笑,只好拿起外套离开了。

---

送走林越,林颂还站在那里,仿佛在等待宋斐然这个屋主宣判去留,很好欺负的样子。

宋斐然从头到脚打量他,能明显看见他尴尬得耳朵红了,这才又说:“继续回答我的问题啊。”

林颂一顿,才明白她的意思,抿了一下嘴开口回答上个问题:“是,我……想在这里,住几天。”

能听得出来他说话生硬,像是怕自己结巴,说几个字就会停顿一次。

“住几天?”宋斐然看着他越来越红的耳朵。

“一周。”林颂说:“可以吗?”

“嗯。”宋斐然笑了笑说:“这不是说的挺好吗?听不出来是个小结巴。”

小结巴三个字让林颂耳朵发烫,回林家后这还是第一个人直接叫他小结巴,大家都避而不谈他的断舌和口吃,仿佛这是多么让林家蒙羞的事情,连同他这个人也被当成“不中用”的可怜虫,所以他尽量不开口、不出现在他们面前,免得看到他们尴尬又同情的眼神。

那她现在是用什么眼神在看他?

林颂忍不住抬头看了她,她靠在沙发上驼色大衣里是病号服,手腕上还缠着纱布,眼睛里是恶趣味的笑意,她……是在故意戏弄他?

她却又兴趣缺缺地摆摆手一副家长的样子:“行了,写作业去吧。”

她这是同意了?

林颂还以为她会赶走他,尤其是她赶走了一向亲近的林越,怎么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

【www.ydxs8.com】

上一章 目录 停更举报 下一章
小说推荐: 在O与A中反复横跳 开局为神子献上名为“爱”的诅咒 从鱼 吃瓜吃到自己死讯 还有这种好事儿?[快穿] 跟全网黑亲弟在综艺摆烂爆红 年代文炮灰的海外亲戚回来了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风月无情道 强者是怎样炼成的 六零之走失的妹妹回来了 被皇帝偷看心声日志后 姐姐好凶[七零] 肉骨樊笼 动物世界四处流传我的传说[快穿] 草原牧医[六零] 龙凤猪旅行团 生活玩家,但战力爆表 大瑛弟国 纯白恶魔 秋燥 清穿之种地日常 兼职保镖 第一诡异拆迁办 无所谓,我会发疯(快穿) 七零大佬的娇气美人重生了 穿成全A军校唯一的普通女生 这里就我一个普通人吗?! 扮演大佬弟弟后他死遁了 外向幼崽内向舅慢综搞笑爆红
返回顶部